当前位置:主页 > 国内 >

【宏观体育】刘建宏:我对全运会有点小想法

时间:2017-09-29 10:46 来源:网络整理

全运会结束了?

是吗?

全运会在哪里举办的?

这个,我不知道啊。

全运会你会看吗?

嗯,可能。

你听说了五环变四环的事吗?

对,对,对,是天津吗?还是索契?

孙杨和宁泽涛的比赛,你想看吗?

这么两个大帅哥的事,干啥我都会关心的。奥,对了,还有傅园慧。



模拟了这样的一段对话,我必须先坦白地给出自己的答案,在天津举办的全运会,在电视上我真的一秒钟都没有看过。

全运会开幕式五环变四环

但这届全运会又真实地存在于我的生活里。嫂子是全运会场馆的工作人员之一。为了准备这届比赛,她们已经演练了很长时间。比赛开始前还有一个月,大学同学早早发微信过来,向我预定全运会游泳决赛的门票,据说很是难搞。初始我并不是很相信,一个全运会的比赛,除非组织观众,否则现场永远都不会太热闹,这也是我过往的基本经验。

但这次的游泳门票确实太热。原以为提前三四个小时拿到票,绝不耽误进场观赛,但要票的急,因为同学家里有宁泽涛绝对的死忠粉,拿不到票就仿佛和偶像诀别了一样。给票的也急,反复告诫我,票太抢手,如果不及时去拿,说不定有被截胡的危险。家里的老人也凑热闹,两个七十多岁的老同志居然结伴要去看全运会田径比赛。这又少不了鞍前马后的伺候一番。临出发,我从书房里翻出了久不使用的俄罗斯军用望远镜把老同志们最后武装了起来。

全运会谢震业200米破全国记录夺冠

观赛回来,我询问现场感受。得到的答复是现场差不多来了一半左右的观众。对一个几万人的体育场来说,这样的上座率比不上任何一个大牌歌星的现场演出,但和中超比起来,也算不差的成绩了。

我的感觉还得到了数据的支撑。老东家央视体育频道本届全运会的平均收视率居然差不多是四年前的一倍。对于存在感越来越弱的全运会,这样的表现简直可算得上是一剂强心针了。

再加上开幕式上五环变成四环的小插曲,孙杨、宁泽涛、傅园慧、张继科等人的明星效应。国家拳击队居然因为全运会被突然解散。


众多粉丝现场为孙杨加油助威


全运会在一连串的热点里开幕,进行,结束(再说句实话,我也确实不知道它到底是哪天结束的)。

遥想当年,1983年全运会,还是一个中学生的我曾经热烈的通过各种媒体追踪全运会的进行。河北足球的表现让我如同今天追捧宁泽涛的小粉丝一样牵肠挂肚。在被默契球牺牲之后,这场关于河北足球的冤案让我愤愤不平一直到今天。 

1987年的全运会,在大学宿舍里,同学们热烈的讨论自己家乡代表队的成绩,每一块金牌俨然都能给离家游学青年莫大的慰藉。

但之后呢?

全运会在奥运会、亚运会光环的比对下,日渐暗淡。

全运会冷门比赛看台观众寥寥无几


归其因,全运会越来越成为精英体育或者专业体育的聚会,和普罗大众的关系越来越疏远。运动员为了高额的奖金、为了一套房子、为了退役之后的归宿而战,官员们为了自己的政绩而战。教练们夹在其中,不得不左右逢缘。有一段时间,全运会就是吃药大会,就是利益输送的大会,就是公开违背体育精神的大会。这样的说法虽然有失偏颇,但在圈子里却颇为流行。运动队居然大意到兴奋剂就放在宿舍的冰箱里,连基本的掩盖都懒得进行。2001年全运会上,游泳美女罗雪娟一句“这一池子水都不干净”才让公众第一次微妙地感受到了全运会背后问题。

那么,天津全运会到底是这种独特赛制的起死回生,还是回光返照,抑或有另外的解读?我倾向于第三个答案。

在互联网高度发达的今天,新闻事件的传播早已经不依赖于媒体首发,公众发酵,进而进入第二轮媒体炒作的传统逻辑。当人们看到第五个环在雨中暗淡无光后,我的朋友圈和微博上,立刻进入到一种群体新闻狂欢状态,大家不仅第一时间播报新闻,还能把自己的各种感受杂糅其间,让全运会因为这样一则故事也是事故瞬间得到极大关注。如此看来,真的应该给开幕式团队记一功。

宁泽涛粉丝


孙、宁、傅、张继科等明星则是把自己在各自领域包括大众领域的眼球效应带到了全运会赛场上。让某些项目、某些场馆成了热点和焦点。 

拳击队新闻的接踵而至,简直像是安排好的剧情一样。场内场外,热热闹闹,圈里圈外,其乐融融。

不过,我还是要大胆地说一句,即便如此,全运会依然摆脱不了生存的困境和发展的瓶颈。如果不能把赛事和民众紧密地联系起来,如果不敢进行赛制的革命性变化,如果不能随着社会体育生活的变迁作出自己的调整,全运会依旧是个尴尬的存在。


全运会闭幕式

在我身边的公园,在我身边的场馆,我身边的同事,我身边的朋友,他们或者跑步、或者打球、或者健身,你听不到他们议论全运会,甚至踢球的不看中超、英超,健身的不关注任何体育新闻。但是他们运动,流汗,不断挑战自我,始终乐在其中,因为这是他们的生活。

上一篇:天津全运会闭幕 广东选手亮点多   下一篇:郭佩秋荣获全运会乒乓球单打金牌